抗拒医生、拒化学药品

       最初那个星期“足足一个星期”,虽然痛但还能走动、站立和坐都可以,只感觉痛但驾车也没问题。唯有睡觉时痛得厉害,任何睡姿都不成也不能转身,睡在床上动都不能动略动一下就痛得厉害,晚晚痛到哭,完全不能下床,脚一到地腰就剧痛,床边要放张櫈双手扶着,慢慢用膝盖跪着地下借用才能站起身。几天不见好转才告知我医生儿子问他是否腰骨断了,他说站得坐得是肌肉扭伤,叫上诊所看一下。

 

 后來也没看医生也没揸药酒“这次不敢揸药油、因上次拔树闪到腰揸药油弄到半个身子过敏,又红又肿疼痛难忍,所以不敢再揸”,这一次足足痛了两年多才好,我算是最不怕痛的,过去自己剪痔疮、自己拆牙,蓬针后自已拆线等等我都不怕痛,这次弄伤腰骨疼痛得一睡觉就剧痛,这一次痛得真正受折磨有两年多,谢天谢地现在好了。我免疾力很强损手损脚一两天就好,我怀疑食了那次几乎送命狗肉。有段时间我住观塘乐意山住木屋,路口一家养了条大狼狗,天天早上跑到我家门前草坪射尿,我养有一条小狗,有一天早上大狠狗和往常一样到来射尿被我那小狗追赶,当时我在家可能狗仗人势吧,隔了一天我下班回家由他家门口经过,无然无故大狼狗走来向着大腿就咬咬完就跑,当时伤得不轻血直向外流,我从来不怕狗回到家里拿条挑水的铁链追着大狼狗打(我用铁链做绳子挑水的),大狼狗跑回家里躲藏,大狼狗以后见到我就怕远远找地方躲避,事后我也没打针也没食药几天就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