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产阶级放心的下一代

大概有半支烟的工夫,大家的注意力才从卷子上拔了出来。看看气氛趋于活跃的当口,刚才那个物理老师,礼貌的看着王老师笑笑,然后和蔼的问道。

“王老师,请问你为什么不用现成的教材讲课?这在教学中还是独树一帜呀。不过教授语文这样可以,好像教授理科这样做就麻烦了一些。”

王老师一边笑,一边似乎在思索什么。然后说。

“这有几方面原因吧。其中一点是──。”说到这里,他把话停了下来。忽然不着边际的来了一句。

“你家曾经是什么成分?地主还是贫农?”

大家呆了,有的僵笑刻在脸上,有的眼神愣愣的睁大著。

不解其意的物理老师,嗫嚅道,“哦──,现在不论这个了,可是,在,在以前我还没上小学的时候,那时是地主成分。”

“呵呵呵”。王老师笑出了声,看得出来,他不是在笑物理老师,而是笑自己这样唐突的问话。

“啊,那样看来,你的作文少不了有剥削阶级的思想意识。今后你要多多的和贫下中农打成一片,改造自己的思想,努力做到又红又专。成为无产阶级放心的下一代。”

说完,王老师自己又是呵呵的笑。

大家也都乐了。可是,个个都是不解的神情。

“是这样的,其中一点是,有些看着不错的教材,在评论作者和其作品时,都是带着红色的眼镜在看待一切,在观察事物。”

“比方,一本大学语文教材中,对柳宗元这样评价:他出身于官僚地主家庭,二十一岁中进士,二十六岁…….。你说,这样的教材怎么用?这个阶级斗争的东西,整个扭曲了中国人的灵魂,看什么都是敌我关系,或者什么改革派、保守派,或者什么腐朽势力,或者什么黑暗统治。这些东西,没等欣赏作品哪,先把读者的思想基点搞混乱了,这都大大的影响了对文学美的欣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