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是不可能的事……

他低下头来,拿起他头上的那顶已经褪色的棒球帽,然后又把它戴回头上,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眼前的那个男孩。

  “看来,你好像需要一点教训,才懂得什么叫做礼貌。”他说着,眼睛眯了起来。

  乔吉在他靠近的时候,慢慢地向后退著,视线没有离开过他的对手。那个人往栏杆的地方看了一眼,然后,乔吉从他视线的余光中,看到一把插在软木中的刀子。

  “我想,你在这里好像有点脱队了,小伙子。”那人说着,从旁边走到那把小刀那里。

  “喂!”那个守卫叫着,向他们这边走过来。“你们必须付门票才能进到这里面来。”

  当那个渔夫冲过去要拿那把刀子时,乔吉先一步拿到了刀子。乔吉拿到刀子后,转过身来面对着他,在他前面晃动着刀子,把那个人逼退。

星期六早晨,有一种细细琐琐的吵杂声从紧闭的门后传进了乔吉的房间里。他正处于半梦半醒之间,大概花了一分钟的时间,他才明白,原来他妈妈正在客厅讲著电话。

  “不要再告诉我信件在寄送的时候弄丢了,那是不可能的事……

  “我知道,但是─

  “那不是重点,重点是我─

  “你是知道的,我有一些账单要付。这一点都不像是我们─”

  乔吉翻过身,把枕头拿起来压在头上,想要把那个电话声隔绝掉。他开始想着和道维斯先生去春日山丘大学的那一趟行程:想着棒球场、图书馆、礼拜堂……但客厅里的声音还是自动的渗了进来。

  “那他怎么办呢?你知道他想要─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