澎湃激烈的情感

起初,罗衣被迫长时间地听着自己的丈夫漫长地叙述他澎湃激烈的情感,她和他,彼此很谈得来,一向都是,他们之间习惯长时间地聊天。邵书晟说,他喜欢罗衣,喜欢是一种温暖的情感,他们在人生之中,青春正好时,共同路过,还结为了夫妻,在彼此的人生之中留下履历,他们彼此都是美貌聪敏的,两情相悦是容易的事,爱恋彼此的容颜、身体、风度、个性优点,这些都是容易的,都让人错觉是爱。然而,她于他,终究是他青梅竹马的小女孩,她是属于他青春的。而爱,爱是很痛很痛、痛彻肺腑骨髓的。爱是伤。是棋逢对手,是华山论剑,是两个心灵相通的人漫长一生的对峙,遇见这对手,上了这战场,就休想再转移了。

没有爱情的婚姻,需要解体——他终日娓娓道来,有一日终于带她来到了这样一个结论面前。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一生挚爱,有自己的生死不忘,自己的矢志不渝,不屑对他人解释,亦与操守无关——譬如,他爱那个女子,从而否定有生之年曾爱过罗衣一分一秒。

朱锦陪着她,坐在机场的地板上。时间是个太荒诞的游戏,而人世间的男女之情,看似情深似海,同甘共苦,祸福与共,而其实质,不过是欲念,一旦浓情不再,显露出来的一切,如此不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