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泪盈眶

老师讲得唾沫横飞,动情处竟热泪盈眶。我虽然有一些地方听不懂,但老师的情绪感染了我,不由也偷偷掉泪。从此,我更加喜欢听有关国父孙中山先生“唤醒民众,驱除鞑靼,兴吾中华”的革命故事。也因此希望进一步追求对国歌歌词的理解。歌词都是四字句,十二句共四十八字:“三民主义,吾党所宗。以建民国,以进大同。咨尔多士,为民先锋。夙夜匪懈,主义是从。矢勤矢勇,必信必忠。一心一德,贯彻始终。”虽是文言文,但没有之乎也者。少数若干词句经老师讲解,全篇通畅,理明义显。

后来才知道,中华民国国歌的歌词,是国父孙中山先生亲笔所撰。那是一九二四年六月十六日,黄埔陆军军官学校举行开学典礼,孙中山先生亲临主持,恳切训勉,并颁布这篇言简意赅的训词。后经国民政府教育部公开征求配曲,在一百三十九位竞选者中,程懋筠的作品中选,并开始在全国中、小学生中教唱,至一九三七年正式定为国歌。

中国历史上似乎从未有过国歌。国倒是不少,歌却阙如。当时的诸国领导人,只要有丁点儿“国”的觉悟,说不定“易水寒”和“离骚”,都有可能成为燕、楚的国歌。千古一帝秦始皇,忽然当上第一任皇帝,忙得不可开交,又是修筑长城,又是焚书坑儒,偏偏就把“国歌”这档子事儿给忘了。历代皇帝都得了同样的病,只认君主,不太在意国与家。两千多年来,以君主为核心的政治制度和社会生活方式,没有实质性的变动。毛泽东登上大宝之后曾说过:“百代都行秦政制”﹝见毛泽东诗〈七律 读《封建论》──呈郭老〉﹞,这句话基本上是说对了。李鸿章遇到的麻烦,就实质而言,是秦始皇以来的最高领导人从未遇到过的,可以说是“老革命遇到新问题”。

所谓新问题,无非是西方夷人,那些红毛绿眼高鼻子,身穿道袍,在沿海各地穿街过巷,劝人行善积德,信奉洋玉皇大帝耶稣。继而,洋商人纷纷漂洋过海,来华做生意。商人本来就唯利是图,土洋差异太大,言语不通,鸡同鸭讲,商场上的纠纷自然不可避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