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完就捂住脸

。孙明就对他说,这两天,有一位外省领导到天子阁游览,听到庙里有冤魂喊他的名字,当时吓得腿软,摊在地上,口吐白沫,被随从扶出去后,送进医院急救室抢救,醒来后人已经神智失常,见人就叩拜,“我有罪!我丧天良!我害死人!菩萨救我!老天求你!”市里公安到庙里去查,什么也没查到,请示省里,要把庙封起来,省里不准。“真的吗?”小诗问。“当然真的了!现在人人都知道了!”孙明一本正经地说。小诗说:“我们看看去!”

俩人一路小跑,跑到天子阁,门口围了很多人,都在议论。一个白发婆婆拄著根棍说:“是菩萨显灵喽!我天天在门口卖卤茶叶蛋,那天就看到开来一大阵车,下来好多大干部,还派了保卫,路都封了,都说要参观……咦,也怪啊,没多长时间,人就不行了,警卫员拉出来后,就送进了车里……造孽哦!造孽哦!”旁边有一个老头神色紧张地小声说,“是怕是老天报应噢,那两年死人太多了嘛!”说完就捂住脸,匆匆钻进人群不见了。旁边又有人说:“一人不入庙,二人不看井,这也是多年的古庙——老寺了,道道有门,门门有神,他怎么就敢见菩萨?”又有人应着:“离地三尺不是神也是仙,没有敬佛心,也应该晓得阎王的扇子——阴面啊!”又有人插嘴:“满脸的天官赐福,一肚子男盗女娼!现世现报!罪过!罪过!”身边又有一老太婆瘪著嘴自顾嗫喏著:“哎哟啊!饶恕吧!阿弥陀佛!”小诗和孙明就上了台阶,就见有善男信女的,站在门口敲著木鱼祈念:

天降雨露普地下边
诸日吃三餐如吃天一般
将何物对天显献
拍拍心该将佛念

小诗进里面,又到了上次自己和丽丽跪拜时听到菩萨说话的地方,看到香炉上青烟缭绕,一座观音菩萨像就立在自己上方,思忖了许久,突然醒悟,便拉着孙明向榻跪下,拜了三拜,走出了寺门。门口已立了些便衣,刚才议论的人群早已消失。

小诗把孙明拉到旁边的巷口,急促而神秘地说:“孙明,你知道吗?上次我和……我在殿里也听到菩萨说话了!”孙明苦笑一声:“小诗啊,你神经不正常了吧?你知道我不信佛的,也把我拉倒拜了几拜?”小诗一脸认真:“真的!真的!我也不信……”就扒在孙明耳朵边小声说起来。孙明抬起头,将信将疑地,用手乱指:“你是说,那些冤魂……”小诗急忙嘘了一声,说:“是……真……的……人啊!”“是谁!?”孙明紧张起来。“这……”小诗缄口了。就在此刻,巷里的一扇门开了。小诗一听声音,脸上立即笑开了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