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

 我学魯智深拔树,我种棵挑树总觉得种这不好看种那不好看移來移去,挖来挖去太麻烦,有一次连根带泥往上扯,把腰弄坏了痛了几天我用新加坡红花油涂,过敏搞到半边身体又红下肿,全身一粒一粒又痒不痛,我不爱看医生我对医生没信心,由于用红花油过敏,不再敢用红花油改用白醋涂,醋是酸的涂下去很痛涂几次后一粒粒变硬,几天后被我白醋涂好腰也不痛了,

 

 还有一次在大屿山梅窝骑自行车追妹仔,掉落桥底头撞到石头,头部眼帘上逢了七八针要拆线,刚巧遇上春节大年初一要回到原医院拆线,那年代不像现在到处都是互联网,信息互通任何医院都可以拆线,当年病历在原医院必须回原医院拆线,由于春节年初一去大屿山坐车又坐船不想去,同時觉得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,不就是拆线嘛,所以自已用指甲刀一段一段剪断,轻轻把线拉出來当然痛不痛骗人的,拉出的线还带着血。

 

 闪到腰怎么办?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,说到闪到腰相信很多人都经历过,我前几年经历过几次比较厉害的闪到腰,一次拖一条“窗子用的”又长又大的石条闪到腰,一次想连土带树拨起来闪到腰,还有一次最伤得厉害,由于我贯来对医生有抵触“中医西医都一样”,每次都是自已随便用些药油之类揸揸擦擦,前两次最多十天半个月痛痛下就会自动好,最伤得厉害那次足足痛了两年多,这次到诊所看了一下,结论是肌肉拉伤,只给了几片止痛药。

 

 这次闪到腰起因是我老婆回家路上肚子痛得不能走路,坐在马路边打电话叫我驾车接她回家,我见到他坐在马路边面色发白站都站不起来,回到家一开家门她整个人倒在地下,我第一反应想把她抱离地面抱上梳化,“地面是木板”由于着急和用力过度人没抱起腰骨像断了一样响了一下,弄到腰后整个人都站不起来了,这时家里没其它人两老鬼一个肚痛倒地一个弄伤腰骨,老婆肚痛连梳化都坐不上去,我弄伤腰骨又痛又站不起来,十多分钟后我老婆上厕所后肚痛略有好转可以走动了,我弄伤腰骨几个小时后行得、站得、坐得、以为沒多大件事,所以也没去医院连儿女都没告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