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碧瓶子

那个盘腿的男子,两腿之间放着雪碧瓶子,灭火毯在一旁悠荡著,等着他喊口号哪,口号喊完了,灭火毯盖上了,他试图去掀掉灭火毯。还是稳稳的坐着。这个也是疑点重重,被火烧的人,那么老实的坐在那里认真的样子喊口号,是不是神经已经事先麻醉了?没有了疼痛感了吧?

也许法轮功真的很好,不然怎么那么多的人去学。中国人、外国人,黑人、白人的,看得出来,这些人是炼功的,不像请来的托儿。起码运动一下,能够疏通经络,看他们的炼功动作,都是缓缓的,真的有行气通络的感觉。不知哪里能找到底实人教,要不让妈妈也学学这个吧,针灸气功历来是相辅相成的。

聚精会神的看着,牙疼也就缓解了一些。

下一个光盘,是京剧。杨家将、刘关张,也很招看的。一招一势,字圆腔滑,看不大懂,不过这词可真棒,象诗一样合辙压韵。

接下来是西游记动画片。

“白龙马,踢朝西,驮著唐玄奘小跑仨徒弟。西天取经上大路,一走就是几万里。…….”

那个呆子──猪八戒,动不动就要分行李,回高老庄,见到女子就流口水。孙大圣就是厉害,火眼金睛,可是常常受到肉眼凡胎的唐僧的冤枉,除妖怪也不是闹着玩的事,有些妖怪也不是好惹的,能耐也很大。最憋屈的是唐僧的冤枉,动不动就念紧箍咒。沙僧很憨厚,挑着行李任劳任怨。真是,取经这事,到底有没有啊?说没有,怎么故事编的那么贴铺衬;说有吧,这些根本不是现实中的事情。文化嘛,吸引人就行,离奇古怪也比色情暴力强。神话故事也很不错,作为文化的一种,也许不可或缺吧。

看着看着,已经后半夜了。一阵困意袭来,不知不觉睡着了。不知睡了多久,醒来时发现电脑还在吱吱的响,不断的变幻著屏保画面,三维立体的管道。

也许牙不疼了,也许困的厉害,忘记了牙疼。随手把电脑关上,拽起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