进入了岁月静止

亲进了房里,被我凄厉的哭喊惊动不已。梦里的父亲依旧年轻,仍然紧守着所有秘密,他拥我入怀,不断安慰我。接着,晨雾中的巴塞隆纳曙光渐露,于是我们出门。但不知何故,父亲伴我走到家门口便止步。他松开了手,并对我解释,这趟旅程,我必须单独完成。

我迈步向前,回想当时,身上的衣物、鞋子甚至身躯,竟重如铁块,一步比一步更费力。到了兰布拉大道,我突然惊觉,整座城市悬凝在永恒的瞬间。人们停下脚步,看似冻结在老照片里的影像。一只白鸽振翅飞起,飞翔的姿态几乎模糊难辨。细碎的花粉静止在浮尘中,宛如渗透在尘埃里的微光。卡纳列达喷泉涌出的泉水晶莹剔透,仿佛琉璃泪滴项链。

我慢慢走着,仿佛正努力涉水前进,总算进入了岁月静止的巴塞隆纳,来到遗忘书之墓入口。驻足大门口时,我已疲惫不堪。

我始终不解,这一身几乎让我举步维艰的无形重担,究竟何物?

我抓着大门环,叩了门,却无人应。我握紧拳头,一次又一次用力捶打门板,管理员却一再漠视我的请求。筋疲力竭的我,终于跪倒在地。就在此刻,我凝望着一路如影随形的魅惑,突然认清了可怕的事实:这座城市和我的命运将永远凝冻在这片魅惑中,而我再也记不得母亲的容颜。

就在这时,已经万念俱灰的我,竟然发现了它。一块小小的金属片,藏在以蓝线绣了我姓名开头字母的制服外套口袋里。那是一把钥匙。我在浑然不觉中带着这把钥匙多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