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条龙的侧影

费尔明回眸一望,他们所在的建筑正在火海中逐渐解体,仿佛海中沙堡。两人跑到屋顶平台边缘,从这里可以纵身跳上区隔邻栋楼房的那道墙。

费尔明擦撞着地,左腿顿时一阵刺痛。艾莉夏依旧拉着他的手,随即扶他起身。他摸了摸大腿,发现指间沾满温热的鲜血。烈火光芒照亮了他们跳上的高墙,眼前清楚可见嵌在墙面的玻璃碎片沾了血。

艾莉夏继续拉着他走。他拖着受伤的脚,一路在地砖留下暗红却剔透的血迹,跟着小女孩来到高墙的另一边,隔墙另一侧是面向彩虹剧院街的楼房。他咬牙搬来几个木箱靠墙堆叠,探头打量隔壁的屋顶。

那幢建筑外观散发不祥的氛围,古老的大宅,紧闭的大窗,宏伟的外墙,似乎已在这片楼宇沼泽中矗立多年。宏伟的玻璃圆顶灯火通明,仿佛宅邸上方的一盏灯笼,顶端竖起一支避雷针,弯弯曲曲的细针铸成了一条龙的侧影。

腿上的伤口不声不响地传送剧痛,他必须扶著墙檐才不致昏倒在地。他感受到鞋内温热的鲜血,接着又是一阵更严重的恶心。他很清楚,这样下去自己迟早会失去意识。艾莉夏一脸恐惧地望着他。费尔明努力挤出一丝微笑。

“这没什么⋯⋯”他说:“只是一点小擦伤而已。”

远方天际,战机群已从海面上空折返,掠过港口码头,再度飞往市区。费尔明向艾莉夏伸长了手。

“快抓住我!”

小女孩缓缓摇头。

“我们在这里不安全!一定要到隔壁屋顶的另一边,想办法下楼到街上,从那里就可以去地铁站了。”

他嘴上这样说,但自认没什么说服力。

“不要。”小女孩轻声说。

“快抓住我的手,艾莉夏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