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我到前面买鸡

,慢慢说。”妈妈因为上周日加班,今天下午在家补休,正在锅里烙饼,头都没抬。小诗大概说了一下,妈妈训斥了一声说:“小孩子不要看这些东西。”停了一会,妈妈笑着说,“孩子,你也长大了,帮妈妈做件事吧。”

小诗说:“什么事?”“还有点时间,帮妈妈到东门口买点鸡饲料。”小诗说,好!小诗接过妈妈给的钱和袋子,黎亮和二猴他们上门,好久没有出去玩了,正好一齐到向东门去,——先路过江淮大剧院,又走过天子阁,一路上都是摆小人书摊、卖小气球、耍猴的、打气枪的……上了东门大桥,同学赵仙才在桥头卖烤红薯。小诗问他为什么,仙才无奈地说,家里穷,爸爸住院了,自己每天放学了赶回来都在这卖。小诗听了很感伤,说我到前面买鸡饲料,就又跑又跳往前走。在东门电影院门口,墙上贴的又是那张告示,许多人在看。旁边地上画了个圈,有人在卖西北来的核桃糕,很多人在围观。卖货的两个人,高个子像关公,相貌堂堂;旁边一个人身材匀称,面相标致,像小旋风柴进。俩人说了一大圈核桃糕壮阳补肾的好处,正是张飞卖刺猬,人强货扎手,也不知那年头怎么就有那么多患阳痿的,很多人都来买,两人就来收钱。小诗觉得这俩人挺有意思,就站住了看。高个子就问,有没有人想找工作,人们一听就围得更紧了。高个子和那个中等身材的就坐在台阶上,同人小声谈。赵仙才因为妈妈来替他,正回家,到处打听找工作,也挤到前面听。小诗看到仙才,仙才说刚才听卖核桃糕的说在新疆能找到工作。刚说两句话,就听得‘呜呜’的警笛声,行人纷纷躲避,一辆警车啸叫着风一样地开过去了,后面跟着一辆敞蓬的解放牌,上面押著几个蓬头垢面的人。一辆自行车差点被撞上,骑车的人扔掉车,跳到桥上人行道上,赶快把车扶起来。旁边有路人说:“才过节啊,又在抓人了。”车上有个人,面很熟,很亮的眼睛,一脸的血,头被朝下按著。小诗一看,“是他!”“雷开夫也被抓起来了!”路旁有人惊讶地说。

“为什么抓他?”小诗跳出一句疑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