置若罔闻地

上班的时间里,她总是习惯地发个短信给他,简短的片言只语,不外是问道,你在做什么呢?忙不忙?他呢,也会问问她忙什么,中午吃什么,引得她老实作答,不外是一粥一食、青菜例汤的工作餐,以及日常琐碎的工作,意思不大,然而,不做是不能够的。这样无油无盐的话语,你来我往的,她知道,他只是陪着她,耐心地,陪她涉过这一天一天。下班后没有加班的时候,他们也会约著一起吃晚饭。在暮色灯火的街头,海边的天空乱云飞渡,四下里都是车流人潮。朱锦等候在街头,笃定地等著一个人,从人头攒动的街头,现身而出,向她走来。相视微笑间,问起来不外都是饿了吧?想要吃点什么?我们去哪里吃?这样家常的话语,却有一种相依为命的暖意。

她一个人的时候,总是以泪洗面,和施一桐待得多了,也会有掩饰不住的时候,如同对抗体内的伤害发作一样,对抗著身体里那些突发的崩溃感,无来由地鼻子一酸,就落下泪来。即便坐在餐桌上,她也会无来由地泪流满面,她埋著头,他总是置若罔闻地,兀自吃自己碗里的食物,或者是兀自拿起手机,掏出一本口袋书,低头默默读起来。他对世事和眼泪,全然没有兴趣。然而,朱锦是他遇见的,眼泪最多的女孩子。没来由地,她就会泪流满面。她的身体里,仿佛储存着一个悲伤的大海。等她发作过一阵,没事了。她也扶起筷子和碗,照常吃饭。施一桐则起身,和蔼地请来服务员,将桌上的汤和饭菜再加热一番,多添个砂锅粥。自己也放下手里的东西,拾起筷箸,埋头吃饭。

朱锦从粥碗上方抬起头来,说,来深圳这么久了,还没看过海呢,这周末你有安排吗?要不我们去看海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