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性循环

一部分人先富起来,特别是部分贪官,早已富了起来,人们已经没有议论的兴趣了。没有兴趣,不等于无可议论,而是议论也是白议论,议论了还讨人嫌,不如不议论,乐得神闲气爽,有益身心健康。

不过,绝大多数没有富起来的人,特别是占人口百分之九十的农民,能不能富得起来,就没有人敢于站出来拍胸脯了。要议论这一话题,首先必须了解人们赖以生存的土地的实情。

前不久,据中科院有关部门通过卫星遥感,对中国西部十二省区的土地承载力进行了科学评估,结果表明:西部广大地区有五分之一的土地承载力,已处于超负荷状态。内蒙古科尔沁沙地、陕西北部、甘肃的河西走廊、四川、云南、贵州等地,都处于土地承载力超负荷状态。西藏的南部与西部、新疆的伊犁谷地及南部绿洲、青海东部等地,也处于满负荷状态。这种严重超载已造成很多地区生态环境极度恶化,直接的恶果是,内蒙古土地沙质荒漠化,并继续向华北平原扩展,陕北高原水土流失日益严重,云贵高原喀斯特地区相继出现石漠化。生态环境的严重破坏,又不可挽回地形成土地——气候——居民生活之间的恶性循环。

所谓土地承载力,指的是每平方公里土地面积上生长的绿色植物,所能养活的人口数量。即根据一个地区的降雨量,植被生长情况,来测算这个地区每平方公里适宜居住的人口数量。例如,宁夏西海固地区,每年降雨量仅有150毫米,按联合国沙漠化会议确定的标准,这种地区每平方公里只适宜生存7至20人,而西海固的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公里高达110人,超过国际临界值5倍多。如此众多的人口在如此贫瘠的土地上‘开发’——‘争饭吃’,后果可想而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