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相信地摇摇头

小诗扑上去,丽丽脸上还带着泪痕,一楞:“小诗,你怎么在这?”小诗一时高兴说不出话来。丽丽说“那你不是来看我来的。”说着就要走,小诗一把拦住,连忙说:“丽丽,我是来看你的。”丽丽说:“撒谎!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在这里?”说着头一扭。小诗连忙申辩:“好几次想到话剧团来看你,走到半路,才想起……”丽丽抢白了一句:“你知道我退了学,你知道我现在在蚕种场上班,你到话剧团找我,这不是阴天打跟头——没影子吗?”小诗急了,又跳又蹦:“丽丽,是真的,你不信……你不信,我把心剖出来给你看!”说着就要解开自己上襟。丽丽一看到小诗是真心的,马上换了张笑脸,说:“好了,我知道你是真心的,快告诉我,你到这来干什么?”小诗想到自己平日里对丽丽的一片真心实意,丽丽反而不领情,这会这样说自己,眼泪就涌出来了。想着想着,竟哭出声来了。

丽丽一看,还真委屈了小诗,连忙进屋拿出两张小板凳,放在门口,自己先坐下,看了小诗一眼,先揪小辫子:“好吧,坐下,你说吧。”小诗坐下来,挨着丽丽说:“上次我俩一起上天子阁拜神,你还记得吗?”丽丽眼睛一亮:“记得啊!”小诗又说:“那观音菩萨突然开口说话,你记得吗?”丽丽辫著小辫子,头一扬:“记得啊!怎么啦?菩萨又说话了吗?”小诗神秘地点点头,脸上露出高深莫测的神情。丽丽张口,一笑,露出贝齿,又不相信地摇摇头。小诗就凑近她耳旁,把今天早晨孙明如何上自己家通风报信,俩人又是如何上的天子阁,如何听得人群议论……如此这般绘形绘色讲述了一番。丽丽听得一脸惊讶,张大了嘴:“还真有这事啊?”小诗点点头。丽丽说:“你是说,真有神灵?”小诗似是而非不置可否。丽丽又说:“上次,我还当真是我的幻觉。”小诗说:“你不信神灵为什么去拜?”丽丽说:“我妈妈说的,依天靠天对天要吃穿,详参细参天恩难报还。要想求正果,就要心诚拜神。”小诗马上丧气了:“那我一定得不到正果了。”丽丽说:“你怎么会得不到正果?长出犄角倒怕狼了,你心好……”说着就看小诗的眼睛,脸就微红了,忙改口说:“我爸爸说过,‘目不旁观心必正’,你心正,就会得正果。”提到爸爸的时候,丽丽脸就阴沉下来。

小诗一看忙说:“我心里中了邪灵了,我也说不清。”一想,真的对丽丽解释不清楚,又跟上一句,“我是泥娃娃扛牌坊,人小架子大。羊质虎皮功不就,凤毛鸡胆事难成。”这一说,就更说不清了。丽丽说,“你是从哪学来的?三日不见,真是刮目相见了!”“猫娃!”小诗刚说出口,就后悔了,他知道丽丽不晓得猫娃的事,就不想再说下去。哪知道丽丽跟着就说,“猫娃?就是那个上了学没几天逃学,后来在庙会上寻父的小同学,他在天子阁门口讲话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。前几天他还上蚕种场来了。”小诗一听就问:“他到蚕种场干什么?”“做瓦工啊,他可是一句话都不说,闷头干活,补房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