礼仪之邦

那个湖南同学说。

“东北都是山东或者河北闯关东去的。可能闯关东时把礼仪都闯没了。再加上严寒天气,广阔的土地人烟稀少,人们就更不讲究了。都撒欢儿吧,撒野吧,没有官府管了。”物理老师说。

慧丽略显羞惭的神情抿嘴一笑。

“无从考证。不过我见到一位老太太,老家山东的,她说她们那里还是保留很强的礼仪规矩。晚辈的见到长辈的必须问好。吃饭时宾主的坐次,辈分的坐次非常讲究。” 王老师说。

慧丽和丹萍在一旁静静的听着,一句话也不说。

“还是回归礼仪文明吧,礼多人不厌哪。”一个男同学说。

“五千年文明,礼仪之邦。笑话,中国人现在是世界上最粗俗的民族之一了。”另一个男同学说。

不知不觉中,已经到了晚饭时间了。于是,物理老师看看手机,“呀,这时候了。得去接孩子了。”

于是,微笑着起身告辞。

大家也都纷纷的离去了。慧丽手里拿着王老师给耀善的装在牛皮纸信封里的信,和丹萍径直向大食堂走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