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变成小蚕

“那他现在呢?”小诗追问。“谁也不知道了,拉车去了吧!”小诗说:“我要有猫娃那样好的天性就好了。我爸爸说我是说书的不带弦子——白讲,我妈妈说我说评书的看扇子——没本。”丽丽一下听不懂,“什么,你又在胡编什么?”露出牙齿笑了。小诗看丽丽笑得那么灿烂,就自惭形秽,颓唐地说:“他们说我啊,是无事二神仙,整天贪玩。我爸爸说算命的讲过,我是天上痞神第一,地上情种第二。”“什么情种第二?”说者无心,听者留意,丽丽扭著小辫子就咬著追了一句。“我也不懂。”小诗垂头丧气地说。

丽丽瞪着小诗说:“你呀,就是练拳练腿,不如练嘴!”说着就偏过身子去。

小诗就来看丽丽手上的指纹,丽丽说:“打了好多老茧,有什么好看的啊?”小诗摊开丽丽的小手,看那嫩嫩的玉笋,细细的、尖尖的,一数,有10个螺纹,就喜欢;再一看,在掌指间果然有一排硬硬的茧子,就心疼地把那手贴在自己脸上。丽丽回过头,欢喜得脸上红了一片,说:“一排厚茧,有什么好亲的啊?”就要抽回,小诗一把没抓住,丽丽看着自己的手掌,就说:“我手上的茧子,是小蚕变的,我哪天也要变成小蚕,吐丝来给你做衣服!”小诗说:“给哪个你啊?”丽丽就说:“你坏啊!”就用小手来打小诗。一打,手上的茧子就把小诗脸上划了道白线,就心疼地在小诗脸上摸了一下。小诗不查,眼睛正瞅门口拐角,问:“那盆月季花怎么枯了?”丽丽说,“爸爸走的那天就死了。”说着就把脸扭到一边。

小诗忙把她袖子一拉,说:“那你每天都在那干什么呀?”丽丽一下高兴了。“我们翻小蚕,采桑叶……桑园里有好多好多蝴蝶哦。”说着就站起来,做了一个蝴蝶翩翩飞的样子。小诗就站起来,揪起丽丽的两个小辫,调笑地,“飞起来喽,飞起来喽!”丽丽说:“好痛!好痛!”扭头挣出,就做出要打的样子,小诗吓得赶快抱住头矮下身子来,丽丽一下咯咯笑起来了。丽丽在小诗头上看了一下,“哟!你看你,脖子上还长了个瘊子唉。”说着就在他脖子上点了一下。小诗赶快在脖子上一摸,“在哪?”丽丽笑着捂著肚子,“骗你的!”小诗直起身来就要打,丽丽就向巷口跑,没跑两步,就叫小诗抓住了。俩人就往外走,小诗看丽丽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,心里就开心。走到天子阁前,丽丽拉着小诗的手说:“我们到庙里拜菩萨结拜兄妹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