遥瞻残月,暗度重关

她记起来,在她刚刚见到雷灏这个人时,他曾以一种怎样的感人至深的形象,进入她的生活里,为她规划好一个充满远方和梦想的未来,为倦怠于剧团的集体生活向往远走高飞的她,量身定做了一个打马远行的未来。他的痴心,他的深情,还有发誓呵护她一生一世的诺言——结果,他骗了她,事实证明,他一开始就知道,自己最终什么都做不到,而却会耗尽她的年华和真心。他和眼前这群人,他们是一样的。总是避重就轻地晓之以理动之以情,那些热呼呼的决策总是罔顾真相和道义,逼人就范,饮鸩止渴。他们身居高位,有能力也有权威,诱惑她,说服她,促使她做出决定,从来没有告知过她真相和后来已经注定的结局,却在她不知所以的,被蛊惑的混沌中,将她的命运推到万劫不复的坏到底。

她当然是不会写的,他们要她落井下石,陷害邻居,以此换得自己脱身——反正邻居的篓子已经大如天了,多这一桩罪,也不会更多,她以此脱身,邻居根本不会怪她的。然而,她是不会写的,她会为此输掉的那些东西,友谊、信任、正气、忠义,看起来虚无缥缈,捕捉不到,可是,那是她生命的基石,是本心。而此时的这一面,犹如闪电一瞬间洞彻黑夜,够她将从前的雷灏、眼前的这一圈身居高位者,看得清楚。他们是社会的大多数,甚至是主体、决策者,然而,世上的事情都是坏在这班人的手里。因为他们失却本心,罔顾天良,搅乱了规则。

仿佛在那无限迢迢的远方,也仿佛是她的心深处,她听见了好些年不曾听见的,她少年时在艺校的那些铿锵、锣鼓、京胡、唢呐,次第响起,继而,构成磅礴的一片乐音,气势巍峨,她脑海里浮出当年习武戏《林冲夜奔》的一段唱辞: 凉夜迢迢,凉夜迢迢,投宿休将他门户敲。遥瞻残月,暗度重关,奔走荒郊,俺身轻不惮路迢遥,心忙又恐人惊觉。吓得俺魄散魂消,魄散魂消,红尘中误了俺武陵年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