根源

每年春节前后,广州火车站和汽车站,都出现人口大流动的狂潮。千万民工一来一往,造成时间和金钱的极大浪费,更给交通和治安部门,增加极大的压力。人们不明白,为什么像这样富有中国特色的人口大流动,二十年如一日,未有丝毫改善?
  
根本原因只有一个,就是党和政府,历来坚持实施‘种族歧视政策’。早在建国初期,党和政府就以‘阶级斗争’为纲,和尚打伞,无法无天,在消灭了‘地主、富农’之后,又对地、富的家属,实施长期的‘阶级歧视’政策,以至后来‘文革’期间,许多地方采取极端的‘种族灭绝’手段,一天之内,将管辖区内的所有‘四类份子’,集中起来,棒打刀砍,全部处决,连未满周岁的婴儿也不放过。每次这样惨无人道的虐杀,都在千人以上。

同时,在全国实施‘一国两制’。所谓‘一国两制’,就是对城市一个样,对乡村一个样;对工业一个样,对农业一个样;对城里人一个待遇,对乡下人一个待遇。人民没有‘迁徙和居住’的自由。尤其是农村人口,僵死的户籍制度,把活人一辈子钉死在一个地方。这些外出挣饭吃的民工,户口仍然在农村,仍然必须和农村人口一样,负担交纳各种税费。向户口和身份征税,已演变成中国户籍制度的变种,是‘阶级歧视’的变种,和当前SARS病毒变种一样,使人失去正常的人格和尊严。

这种实行了五十多年的‘国民不平等待遇’,已经成为独俱中国特色的种族歧视,是社会不公的根源。只有废除歧视性的农业人口和非农业人口两大差别,打破城乡分隔的铁栅栏,允许农村人口自由迁徙和居住,许多社会弊病和恶性事故,才可能逐步得到解决。